<small id="qvvxv"><code id="qvvxv"><delect id="qvvxv"></delect></code></small>
  • <legend id="qvvxv"><i id="qvvxv"></i></legend>
  • <ruby id="qvvxv"></ruby>
    <optgroup id="qvvxv"></optgroup>

  • 錢江晚報 女強人在事業上升期確診乳腺癌, 她曾悄悄和乳房作告別,也做了一個艱難的決定

    2022-08-16 612

    文章來源:錢江晚報·小時新聞   202284

    進入8月初,49歲的艾美(化名)有點百感交集,很慢又很快,想當時以為自己沒多少天好過了,今日卻依舊在看藍天白云,在江南的盛夏里揮汗如雨。

    3年前的這個時候,艾美確診乳腺癌并進行手術治療,一切都因此按下暫停鍵。

    在此之前,她事業有成,是職場上的女強人,生活上的一切也盡在掌控;在此之后,她曾恐懼、低落,從風生水起的工作和職位退下,但很快,又在另外一個賽道起飛。

    如果沒有生病,我可能看不到另外一條路上的風景。艾美依然害怕死亡,但那是另外一種感悟。

    視覺中國供圖

    那個時候,她總怕看不到明天

    艾美是一位高校老師,生病之前,她還兼具管理崗位。做事雷厲風行,有沖勁,事事追求卓越,這是工作中的艾美。

    生病半年前,她在一次體檢中就查出乳腺有結節,醫生囑咐她半年后復查。忙于工作的她疏忽了這件事,拖了半年,新一年的體檢中發現情況在變糟糕。

    我事后回想,其實之前半年,我就時常覺得疲憊,身上莫名酸痛。這應該就是身體給我發出的信號,但當時,被忽略了。

    對艾美來說,確診乳腺癌是晴天霹靂,肯定不接受。癌這個字,聽著都害怕,三個口,要吃人啊。

    在朋友的推薦下,艾美找到浙江大學醫學院附屬邵逸夫醫院乳腺外科主任醫師宋向陽。第一次看診前,她曾猶豫,要不要多找幾位醫生比較一下,偶遇了一位病友,她說自己生病快10年了,就是跟著宋醫生看的。這讓我下定決心,認準這位醫生,就完全信任他。

    她是中期偏晚,淋巴結轉移比較多,病情還是比較復雜的。宋向陽說。

    回首那段時間,艾美說最大的恐懼源于對疾病的不了解,不知道治療后會如何,情緒很壓抑,但又哭不出來。

    最讓艾美揪心的是剛讀高中的兒子,不敢想象,萬一我不在了……”時至今日,談及此,她已經無法自控,落淚哽咽。

    住進乳腺外科的病房后,艾美遇到了一位比她略年長的患者,她在做化療,頭發掉了,戴著很漂亮的假發,圍著很美的絲巾。她每天都會找醫生聊天,很開朗,完全不像生病的樣子。

    對艾美來說,這些是積極的暗示。

    等待手術的日子里,她的朋友給她帶來一本書,作者是一位乳腺癌復發患者。

    艾美每天看書、寫日記,記錄自己當天的心情、今天又看見了太陽,看見了花花草草,那個時候總怕看不到明天。

    她堅持散步,邊走邊默念:我可以的,我能挺過去。

    視覺中國供圖

    她悄悄和失去的乳房做告別

    艾美的手術做了7個小時,過程很復雜。我本來是保乳治療的,手術中發現情況不太好,我老公簽了字,全乳切除。

    她的腫瘤看起來不大,但顯微鏡下肉眼不可見的癌細胞范圍還是不小,而且術中意外發現周圍還有小病灶,屬于多原發灶,不適合保乳,只好放棄保乳,改行全乳切除。宋向陽解釋。

    手術結束后,艾美還不知道自己失去了一側乳房,直到老公慢慢告訴她,然后纏在傷口處的紗布一層層揭開。非常傷心,不敢直視。

    她悄悄和失去的乳房做了告別:感謝它曾讓自己美麗,把兒子喂養大。

    這種低落的情緒沒有持續太久,艾美覺得老公給了她很大的支持,他不在意,還寬慰我,說有些人兩個乳房都沒保住,不照樣開開心心活著。

    這種支持陪她渡過了最難熬的治療階段。

    術后化療,他們每天乘坐兩個小時的高鐵趕至醫院。我老公拉個行李箱,里面都是水果、牛奶。我做治療的時候,他就喂我,吃了吐,吐了再吃。

    治療間隙,只要她精神尚可,老公就帶她出去看風景、散心。還給我拍視頻和照片,美顏后再給我看,就看著,好像自己也還挺美。

    老公心疼她,但又不大包大攬。

    回家休養的時候,他經常會說:你把地掃一下,或者說,把衣服洗一下。我開玩笑,說他虐待病人。他說,要給我找點事做。艾美知道,自己不能閑著,否則會胡思亂想。

    她做了一個艱難的決定:從原來的工作崗位上退出

    放化療結束后,艾美的病情趨向穩定,她卻感受到疾病帶來的第二個痛苦:如何回歸原來的生活軌道。

    艾美回到原來的工作崗位,但很快感到力不從心,疲乏感如影隨形,注意力無法集中,開一次會都沒辦法堅持到最后。

    我是那種自我要求比較高的,做事都要做到最好,否則無法放過自己。我的體力跟不上了,但我的這種心態并沒有改變。

    有人給她出主意:你可以讓團隊里的人多去努力。

    如果我自己都不能百分之百付出,怎么能要求別人呢?

    也有人說,別著急,你先休整一年半載。

    我能休整,團隊和工作不能休整啊。

    思來想去,艾美做了一個決定:從原來的崗位上退下來。對于追求事業的她來說,這個選擇糾結、無奈,但很堅定。

    退下的艾美并沒有停止工作,而是選擇了另外一個賽道:本來就喜歡心理學的她開始學習敘事心理學、考取家庭教育指導師證書、練習瑜伽和古琴。

    2021,她和幾位朋友創了一個生命敘事的俱樂部,通過網絡訪談來自全國的癌癥患者,并集結發布在公眾號上。

    癌癥患者內心都有特別痛苦的一個階段,甚至沒有辦法對身邊人去說,通過訪談和敘述,他可以自由表達這種情緒,更重要的,我們可以一起梳理他經歷的各種不容易,并跨越時空去看他的未來。這個過程,能讓我們找到力量。

    訪談全國各地的癌癥患者,她一次次被震撼

    艾美訪談的第一位患者是一位50多歲的腸癌復發轉移男性患者,訪談是線上視頻形式,一個多小時的聊天,對方講述了自己生病后的心態起伏。

    他覺得自己很倒霉,別人得這個病都治療好了,他卻復發。他想從我們這里借鑒一些生病后恢復的經驗,他有太多牽掛,放心不下還沒有成家立業的孩子……”

    整個過程更像是男患者的傾訴,艾美和其他人則是耐心的聽眾。

    這次訪談沒多久,男患者就離世了,這像是記錄了他離世前最后一次心聲。

    一年不到的時間,艾美和朋友們訪談了將近20位患者。讓她印象最深的是60多歲的乳腺癌患者,這是一位退休的高校老師,她有多位家人因癌癥離世,她一直試圖尋找面對死亡的方法。

    那次訪談中,有人問她,如果生命只剩下30分鐘,你會做什么?老教師的回答讓艾美覺得溫和,又有力量:她說用10分鐘和親人擁抱告別,10分鐘穿上最美的衣服,畫最美的妝容,最后的10分鐘要獨處,靜候死亡來臨,看它到底是什么樣的。

    每一次談話,都讓艾美有不同的感觸,甚至震撼。我們也會談到未來,這會讓人從當前對疾病的恐懼中走出來。

    除了做敘事訪談,喜歡心理學的艾美還承擔了心理教學的任務,編寫了一部心理學教材,還錄播了10多集的短視頻課程……

    她生活的腳步并沒有停下。在兒子考上大學后,艾美第一次和兒子談及自己的疾病,我兒子說,她并沒有覺得這個病有多嚴重,因為她看我從生病到治療之后,好像都沒有太多不同,一樣的做飯、旅游、做家務,事業也沒停止,好像比原來做得更有成就了。

    兒子的這個回答,讓艾美笑了,自己真的還挺了不起的。

    她看著兒子進入了大學

    接診了很多患者的宋向陽也一直記得艾美,我其實要謝謝她。

    在宋向陽組建的患者群里,艾美是比較活躍的,她會熱心回答新患者的問題,會鼓勵沮喪的人,她還會分享一些科普信息,而且都是比較靠譜和有價值的。

    宋向陽保存著一張艾美在術后發布在群里的一張思維導圖:乳腺癌患者在不同治療階段的飲食注意事項。

    很有科學性,看得出,她比較細心,查了很多資料,做了很多功課。宋向陽說,多數患者在生病后能把自己管理好已經很了不起了,艾美卻還有余力能幫助別人,非常了不起。

     

    記者 吳朝香 通訊員 王家鈴 李文芳

     

    宋向陽曾在朋友圈點為艾美點贊

    那是因為我剛生病后,從這個病友群里收獲了很多,老患者們給我鼓勵,群里誰有什么治療上的疑問,宋主任和其他醫護人員也都會解答。我走過了一段路,很樂意能幫到別人。艾美笑著說。

    今年是艾美術后的第三年,她走過了復發的高風險階段,生病時她的目標是看著兒子能高中畢業,如今兒子早已進入大學。生病后,她閱讀了大量的醫學書籍和有關生死的書籍。對疾病和生命都有了更通透的認識。我依然害怕死亡,那是因為有愛和牽掛,所以我會更加珍惜和家人相處,珍惜每一天的生活。

     

    上一篇

    previous

    下一篇

    Next article

    超碰超碰超碰人人看超碰超碰